很遗憾,因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无法获得最佳浏览体验,推荐下载安装谷歌浏览器!

xbet官方网站

塑胶跑道行业领头人:我们全行业替“老鼠屎”背了黑锅

2018-09-04  来自: 福建点石金体育设施工程有限公司 浏览次数:286

“‘毒跑道’的出现和我们行业的混乱是同步的。”

塑胶跑道


李宏武。受访者供图

文|新京报记者韩雪枫 编辑 | 胡大旗

校对 | 陆爱英

对话人物:李宏武,从事塑胶跑道建设工作18年。湖南省体育设施建设协会会长,正在筹备中的中国体育场地设施建设协会主席。

对话动机:6月底,16家各省市体育设施建设协会的负责人齐聚长沙,商讨“毒跑道事件”造成的全行业危机。李宏武是这次会议的召集人。

层出不穷的“毒跑道”事件,令塑胶跑道建设行业千夫所指。作为这一行业的领头人之一,李宏武很愤怒,又很委屈。

6月底,他把十多个省份塑胶跑道行业的领头人召集到湖南长沙,商议如何让公众恢复对行业的信任,“不用塑胶跑道用什么呢,水泥跑道还是煤渣跑道?孩子奔跑时摔倒,得遭多大罪?”

商讨的结果是,他们打算以行业自律的形式,尽力把“毒跑道”赶出校园。

谈“行业自救”:希望国家恢复行业的准入门槛

剥洋葱:6月22日,教育部叫停全国学校在建和拟建的塑胶跑道工程,在确保施工质量万无一失的基础上方可继续施工。

李宏武:这对行业影响很大。全国各个省对教育部的精神理解不一样,在有的省份,合格的工程可以继续建设,但有的省份全叫停了塑胶跑道建设,什么时候复工不知道。

塑胶跑道行业一年就指望寒、暑假,停工省份的好多企业几千万资金压在工程上,不完工就拿不到钱。一些老板天天求神拜佛烧香,希望能早日复工。

一刀切叫停,对认真做事的企业伤害太大了。

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:这是把各省行业协会召集起来开会的原因?

李宏武:“毒跑道事件”引起家长们的恐慌,作为行业协会,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向民众解释清楚,并不是所有塑胶跑道都是“毒跑道”。

再加上“毒跑道事件”引起了全行业的危机,我们也商量一下办法。

塑胶跑道

2015年11月,深圳外国语中学初中部校园内的塑胶跑道和操场开始人工铲除,此前这所学校的跑道塑胶被检测出甲苯超标。资料图

剥洋葱:目前,社会对塑胶跑道行业意见很大。

李宏武:开会前,我们各省的协会就已经把媒体曝光过的所有“毒跑道”摸排了一遍,都是“游击队”建设的,没有一个毒跑道是我们的会员单位承建。

我们全行业替“老鼠屎”背了黑锅。

剥洋葱:你们开会的这些协会,能代表全行业吗?

李宏武:这次参会的有16个省(市、自治区)的协会,只湖南协会下面就有70多家会员企业,16个协会加起来,会员企业上千家。

以前,我们的会员企业占据各自省份市场八成以上,这两年可能不到一半了。

剥洋葱:这次开会,商量出了办法吗?

李宏武:一个是向社会讲清楚,合格的塑胶跑道没有毒性,不要恐慌;再就是向国家建议,恢复行业的准入门槛。

2014年,建设部取消了体育场地施工建设的准入门槛,建设部给出的说明是,“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不涉及建设工程的质量安全,可通过行业自律加强管理,允许市场自由选择。”

政府简政放权是好的,但不能一放了之,让监管出现真空。“通过行业自律加强管理”,我们行业协会想管、想自律,但是我们一点权力都没有。

剥洋葱:具体来讲呢?

李宏武:比如,我们协会去年就推出了塑胶跑道建设质量标准,对我们省的塑胶跑道建设企业进行规范,还为合格的企业颁发了资格证。

但这只是我们协会的自我约束,只能管会员单位。我们的标准和资格证不具有政府认可的强制力,在招投标中没有作用。

谈跑道建设:很多中标方的报价比我们的成本还低得多

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:你什么时候知道有“毒跑道”?

李宏武:我在两年前几乎没有听说过“毒跑道”,这个问题是在近两年才突然集中出现,“毒跑道”的出现和我们行业的混乱是同步的。

剥洋葱:你觉得为什么会出现“毒跑道”?

李宏武:我认为根本原因是监管缺失。

在准入门槛取消以前,要获取建设资质非常困难,承建跑道的企业必须有经验、有实力,企业也会非常珍惜这个资质。

放开以后,什么人都能来建跑道,我们有经验的竞争不过他们,跑道的品质当然就无法保证。据我了解,曝光的“毒跑道”几乎都是2014年以后建设的。

塑胶跑道

塑胶跑道。资料图

剥洋葱:为什么有经验有实力的企业会竞争不过其他企业?

李宏武:招标的规则是,价低者中标。为了能中标,有企业把价格往下拉。但是要出合格产品,成本在那儿。好多中标方的报价比我们的成本还低得多。

中标的企业会转给报价更便宜的公司,层层转包,甚至就是一些“游击队”在施工——他们没有太多经验,也不懂这个行业的技术。

有些做了多年的企业已经放弃这个业务了,劣币驱逐了良币。

剥洋葱:合格跑道和劣质跑道的成本各是多少?

李宏武:合格跑道的成本一般在240元每平米以上,劣质跑道的成本甚至能降到100元以下。

剥洋葱:为什么会差这么多?

李宏武:首先,建设合格跑道的公司,人力成本摊进去就要50元一平米,毕竟那么多有职称的工程师,还有所有人员的社保。

此外,比如黑颗粒等原材料,我们采购品质的材料价格会高很多,劣质跑道甚至会使用旧鞋底、电线皮之类做的黑颗粒。

就像人穿的鞋子,地摊上二三十块钱一双,和商场里几百块钱一双,外观可能很相似,实际质量就差远了。

谈产业链:“毒跑道”问题关键在于施工

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:塑胶跑道建设的产业链条中,哪里容易出问题?

李宏武:分两点。如果主要原料有问题,那生产出来的就是差跑道,原料差了只是容易坏,不会造成中毒。

现在“毒跑道事件”的关键问题是挥发有毒气体,产生这些有毒气体的根源在于施工,说细一点就是施工时劣质溶剂的大量使用。

剥洋葱:施工者为什么会大量使用劣质溶剂?

李宏武:塑胶跑道建设中,为了保持跑道硬度、弹性,我们会使用黑颗粒。黑颗粒的主要成分是轮胎碎粒。

一般来说,合格跑道的黑颗粒含量大概是30%左右。但是有些游击队,为了省成本,把“黑颗粒”比例提高到50%以上。黑颗粒比例高了,施工就会遇到困难,所以会大量使用溶剂。

现在公众对轮胎颗粒这个概念很敏感,我们连合格的“黑颗粒”也不太敢用了。实际上,许多发达国家也在使用这种材料。

剥洋葱:孩子们为什么会出现各种症状?

李宏武:主要是甲苯、二甲苯溶剂的大量使用,所挥发出来的有毒气体,这些气体正好挥发到一米二左右,所以,小学生容易受害。

其实这类溶剂毒性不算大,少量使用很快就挥发完了。我们长期从事这一行业的正规企业,夏天施工一般不使用,只在冬天施工才会少量使用。

剥洋葱:施工现场没有监管吗?“毒跑道”为什么能通过验收?

李宏武:施工现场有建筑部门的监理等。监理懂建筑,但是对塑胶运动场地的知识较为欠缺。只要跑道铺得平整,视觉效果好,验收基本就能通过。

另外,国家标准只规定了物理性能,对化学性能要求不多。劣质的跑道只要把外观做好,很难分清好坏。国家标准是检测七项指标,这七项指标很容易通过。

剥洋葱:现实中,一般如何监管?

李宏武:他会先看原料的合格证,有证就行。如果他们对场地有疑问,会要求施工方送样去检测。施工方自己去送检,几乎不会不合格,检测机构也只对来样负责。

剥洋葱:凭你的经验,劣质跑道占多大比例?

李宏武:可以说非常非常少,主要是这两年新建的多一些。去年长沙市对塑胶跑道进行了一次排查,没有发现有问题的。

谈行业责任:帮助政府把“毒跑道”赶出校园

剥洋葱:从技术上来说,塑胶跑道能做到完全无毒吗?

李宏武:完全可以。全世界都在用塑胶跑道,有毒的话早被禁止了。不用塑胶跑道用什么呢?水泥跑道还是煤渣跑道?那孩子奔跑时摔倒了得遭多大罪。

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:普通人有什么简单方法去鉴别跑道的好坏和是否有毒吗?

李宏武:质量好坏,普通人很难鉴别。鉴别是否有毒,一个直观的方法是,如果一个跑道建成好几个月了,还有刺鼻的气味,那多半有问题。

塑胶跑道

2015年11月,深圳外国语中学初中部校园内的塑胶跑道和操场开始人工铲除,此前这所学校的跑道塑胶被检测出甲苯超标。资料图

剥洋葱:你们现在做的事情,只能算是行业自律。

李宏武:行业协会先要管好协会内的企业,我们会颁发自己的资格证,不管政府认不认可,先告诉社会,有好的企业在这里,他们的产品是合格的。

再就是,我们打算把行业内的一些专家介绍给政府,告诉政府监管人员这个行业中的一些知识和门道,帮助政府把“毒跑道”赶出校园。

当然,我们希望政府把这块权力交给行业协会,让协会去认定企业有没有从事体育场地建设的资格。

剥洋葱:一切都靠行业自律?

李宏武:这本来就是政府提倡的,2014年,建设部取消体育场地施工建设准入门槛时,就提到“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不涉及建设工程的质量安全,可通过行业自律加强管理,允许市场自由选择。”

而且,没有人比行业内的人还懂这个行业;行业协会要对全行业负责,就像“毒跑道”这种危害全行业生存的事情,肯定一致打击。

如果协会来管理,首先会对企业的资质进行审核,发放资格证,有资格证才能参与招投标;其次我们会设定行业标准,企业不按标准建设,会进行处罚;如果企业建设的跑道出现“毒跑道”这样严重的问题,我们会将其“拉黑”,行业永远向它关门。

政府此前就把部分权力下放给了园林绿化协会,目前来看,没有问题。


关键词: 塑胶跑道           

扫一扫访问移动端